创客网 创客新闻 创客知识 创客教育 创客空间 创业融资
创客新闻

小飞手无人机教育创始人朱妮访谈

提到无人机,我想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不会太陌生。在影视作品里,在身边的朋友圈里,多多少少会发现无人机的身影,特别是在抖音,你会发现那些用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点击率都非常高。

但无人机仅仅是用来航拍吗?除了航拍之外,无人机又有哪些用途呢?如果提到无人机教育,你会联想到学习哪些内容呢?对于这些一连串的问题,你是不是和我一样,脑子里闪现的也是一连串的问号。

无人机也被称为空中机器人,是机器人大家族里的一个分支,随着技术不断发展,无人机自成一派。在不久的将来,无人机也将进入到越来越多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人类不可或缺的重要帮手。

小飞手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帮助更多的青少年理解和创造这样一个未来世界。这次,我们邀请到小飞手无人机的创始人朱妮老师来和大家好好聊一聊。

小编:可不可以介绍一下您的专业背景和职业经历,为什么会进入青少年无人机教育领域?

朱妮:我在北京师范大学读的是教育管理专业,毕业后也一直是从事着与教育有关的工作,我当过公立学校的中学老师,后来转到青少年教培行业,创业前做到某教育公司总经理的岗位。

在创办小飞手之前,我一直是在文化课内容领域。文化课培训一直是校外机构的重点业务,但是随着政策监管越来越严和家长群体的变化,文化课培训机构大多数都在谋求转型或者开辟除了学科培训之外的新的教育品类。

我很早就觉察到了这个趋势,所以也在不断寻找新的教育品类。之所以后来创办小飞手,也算是机缘巧合,因为我爱人算是无人机方面的专家,这让我也时不时地会接触到关于无人机的知识和行业资讯。

我了解到市场上开展的无人机教育培训基本上是面向成人的考证培训或者高职本科院校的无人机专业建设,而对于青少年的无人机教育培训,几乎可以说是市场空白。

经过多年教培行业的历练,第六感告诉我,随着国家创客教育政策的不断推出,这将是一个难得的市场机会。我卖了一套房开始创业,在2016年上半年创办了专注于研发中小学无人机课程的北京小飞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小编:小飞手可以说是青少年无人机教育的先行者,课程体系和师资培训如何解决?

朱妮:我们的定位是自己不直接做培训机构,专注于课程内容的研发。小飞手自创办以来,所有的资源和精力都投放在不断地打磨课程和迭代,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10套完整的课程体系,包括教具、教材、课件三大块,年龄跨度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阶段。

拿幼儿园这套课程来举例,这是我们刚刚制作完成的。为了开发这套课程,我们去年在中国科技馆进行了半个月的现场体验活动,幼儿园小朋友都排队体验,家长和小朋友对无人机的接受程度都非常高。近期我们在首届中关村创客节上也进行了测试,无人机深受家长和孩子们的喜爱。

我们的课程是随着年龄增长不断进阶,侧重点有明显的不同。幼儿阶段考量的是教具安全、内容简洁,重视孩子们的动手能力,以培养兴趣为主,我们有一些内容是需要小朋友回家和爸爸妈妈一起动手操作的。

进入小学之后,将逐步开始学习无人机基础课,使用的是定制散件,会穿插一些飞行原理和学科知识及图形化编程。再往上,我们会突出创客概念,使用更多的不再是无人机的常规部件,鼓励孩子们发散思维,尝试制作自己的原创作品。

进入初高中阶段,将陆续融入编程语言和无人机行业应用的拓展学习。特别是我们开发了国内第一本面向中学生运用Python语言的无人机编队编程教材。我们通过多架无人机的编队任务来培养学生们的编程思维和进行团队协作,整合配乐、灯光、编队、编程等多个环节,实现科技与艺术的完美融合。

对于师资培训,由于我们的课程设计浅显易懂、自成体系,应用我们的课程包,老师们非常容易上手。不过我们还是会提供相应的培训,一般来讲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我们去到某个地区,做当地的中小学无人机教师的免费集中培训,譬如我们本月做了湖北潜江的25所学校的集中培训。目前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已经进行了多场免费培训,各地教育部门都可以和我们进行联系。

另外一种是各地加盟商来北京接受培训,回去之后,他们便可以作为老师开课或者作为培训师对当地的老师开展培训,这种培训我们每周都在做。

小编:对于学生而言,无人机的学习是一个方面,但是如何展示和评价自己的所学呢?

朱妮:我们可以参照机器人教育的发展来回答这个问题,机器人教育有着十多年的历史,除了各种品牌的培训机构之外,逐步衍生出比赛和考级这两种主流方式来衡量孩子们的学习成果。

无人机作为一种特殊的机器人,其发展逻辑应该是类似的。国际空中机器人大赛(IARC)是世界上一项比较权威和知名的无人机的赛事,1991年在美国创立,每年举办一届并完成一项特定的任务,这些任务在当年提出时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至今比赛已历经27年,但比赛刚结束了第七代任务。

IARC自创办以来,一直是面向大学生和研究生的,科技含量非常高,只是局限在精英团体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不能把这么好的赛事变成普惠性的,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参与,所以经过我们的努力,今年八月IARC首次增加了青少年附加赛,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举办的这场比赛,中国教育电视台在全国教育新闻联播中进行了报道,国内60多家媒体也做了报道,从明年起,青少年附加赛将正式更名为“国际空中机器人青少年挑战赛”。

通过这样一个赛事,可以让更多的青少年开阔眼界,除了自己参加比赛展示所学本领之外,也可以亲眼目睹大学生的任务,了解无人机科技最前沿的技术和发展。

除了比赛之外,考证考级也是一项常规的衡量学习成果的方式。只是在这方面,我们一直比较慎重,2019年初有望推出。

小编:青少年无人机培训毕竟是一个新事物,您对行业的整体发展有怎样的预期?

朱妮: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明显可以感受到市场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也欢迎更多的从业者加入,共同来培育这个行业。

整体而言,大众对无人机培训的认知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因为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无人机不就是用来航拍吗?其实,除了航拍,无人机还有非常多的应用场景,比如地理测绘、农田监测、物流运输、电力巡检、森林防火、救灾救援、管线巡逻、交通疏导、影视剧拍摄等等。

我相信,除了我所提及的这些领域,随着无人机教育的普及,将来无人机的应用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广。孩子们生活的未来世界肯定也与今天大有不同,正因为这一点,我们的课程设计与成人课程也有本质的区别,并不局限于某个职业领域或者职业化的教育。我们鼓励孩子们打开想象力,描绘自己设计制作的无人机都有哪些用途,未来的世界还是要靠孩子们来建造的。

其实,我自己一直有一个心愿,也是我们公司的宗旨,就是能够让广大农村和一线城市的学生能同步接受新兴的科技教育。2017年的六一儿童节,某个教育平台购买了我们专门为六一节定制的一款玩具无人机,后来我们得知他们把这批无人机赠送给了一批农村的学校,看照片和视频,孩子们都玩得爱不释手。我也非常感慨,在农村可能一个学校才有一两个玩具无人机,而在城市里,一个孩子可能就有不止一个无人机。

所以我们的产品也是非常经济实惠,与我们合作的学校除了一二线城市,也有很多三四线的城市和乡镇农村学校。

小编:可不可以透露一下小飞手未来的发展规划?

朱妮:课程研发是小飞手的立足之本,这一点我们不会放弃,依然会沉下心来继续打磨和迭代课程内容。我们已经有了10套完整的课程体系,可以算得上是小飞手的核心竞争力。

在2019年,除了与公立学校合作之外,我们会开拓与线下教培机构以及幼儿园的合作模式。同时在线上,我们也在研发相应的课程,通过录播和直播的方式,让更多的家长和孩子接触到无人机的培训内容。

还有一点也是我们及各地加盟商要加强的,随着国家及各地研学政策的出台,无人机研学也是我们必须抓住的方向。像我们在北航做的无人机研学,已经进行了两年,会越来越完善,我们组织孩子们参观北航博物馆以及飞行体验中心,让他们对航空科技的发展有更加直观的了解和认识,在教室通过理论、组装、实飞等过程的学习,让学生在研学旅行的过程中真正通过动手学到无人机知识。

小飞手成立以来,一直专注在内容研发,没有特别地做过市场,很多机构和学校都是主动联系到我们的。连成人拓展公司都有找到我们进行合作的,在他们开展的团建业务里增加科技体验内容。目前,我们的课程研发算是完成了一个阶段,内容已经比较全面,明年我们将会在市场方面开始发力。

相关文章

创客新闻

Copyright © 2014-2018 mak-er.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协议|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