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网 创客新闻 创客知识 创客教育 创客空间 创业融资
创客知识
创客知识 教育资讯

国内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研究综述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而创客空间目前则较多地被称之为Maker Space, Creative Space, Hacker Space等,它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创造性空间,其建立旨在为具备创造性精神的创客们提供一个交流经验、分享知识、动手实现创意的场所。

图书馆的首个创客空间是由美国的法耶特维尔公共图书馆在2011年提供的,而后图书馆创客空间的实践日益得到关注,并成为一个热点议题。美国的高校图书馆于2012年开始尝试创客活动,现已有很多高校图书馆推出了此项服务。自“创客”引入国内以来,我国的高校图书馆也在积极探索,学习欧美同行的创客空间建设模式,探讨、借鉴其先进的运营理念,以期尽快实现本馆的功能升级转化,提供契合读者需求的创客类服务。

2014-2017国内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研究综述

事实证明,此类服务在帮助大学生启迪思维、拓宽眼界、获取知识与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等方面发挥了极大的促进作用。本文拟对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专题文献进行阶段性回顾,意图在归纳总结之基础上,系统分析创客服务在高校图书馆的建设现状,研究其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并结合国内经典的案例,分享它们成功的经验,试图为今后我国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的完善提供指导。

1 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研究文献数量统计

笔者以“高校图书馆”“大学图书馆”“众创空间”“创客空间”作为关键词,通过布尔逻辑运算符“并含”进行组合式检索,检索的中文数据库为中国知网的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检索年限设定在2014年1月1日至2017年11月23日,这些词凡出现在检出文献的题名字段或主题字段,均为有效检索。通过筛选查重,最终得到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专题文献104篇,按检出结果统计,其中,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文献87篇,高校图书馆众创空间文献12篇,大学图书馆创客空间3篇,大学图书馆众创空间文献2篇。笔者又以图书情报学核心期刊、图书情报学普通期刊、非图书情报学期刊等为统计对象,分别计算出研究文献在这四类期刊上的发表情况,详情见表1所示。

通过数据可以看出,近四年来创客空间研究越来越受重视,并逐渐成为高校图书馆界的热点话题,此外,非图书情报领域的专家学者也开始关注这类研究,发表了相关成果。在87篇专题论述中,作为科研课题项目成果的有7篇,其中国家级2篇、省市级4篇、校级1篇。2篇其他类文献均为图书情报专业研究生所撰写的硕士毕业论文。

2 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文献论述分析

2.1 基础理论研究

专题文献的理论研究主要集中于在对创客空间的概念及延伸特点做了较为清晰的阐释的基础上充分分析高校图书馆创建创客空间的优势、作用与意义。高校图书馆是信息资源与文化知识的集散中心,具备物理空间、丰富的馆藏资源和专业的信息人才等客观优势,能够将学校中对同一主题感兴趣者聚合起来共同参与创造,达到知识服务与创新的目的,它与创客空间有着共同的信条。陈艺认为创客空间的引入能够扩大高校图书馆的服务范围,使其成为师生获取创造性知识的空间,它还能重塑图书馆员的形象,使传统馆员向适应社会发展的知识导航员转型。从大学生的角度出发,创客空间的建立能给他们提供更多动手实践的机会,实现自己的个人教育目标;它还能让大学生持续接触先进技术,提高创业能力。

2.2 构建与运作模式分析

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的构建最早于2012年诞生于美国,经过六年的发展,现在已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国内的实践稍显滞后,目前已经建立创客空间的高校图书馆数量仍十分有限,有鉴于此,部分学者认为可以学习并借鉴前者的先进经验以应用于未来空间的创建,顺利实现从无到有的过程。在总的104篇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专题文献中,有关空间构建与运作的论文数量为86篇,所占比例高达约83%。陈婧调研了美国的18所学术图书馆,归纳出创客空间建设的四个流程:规划—起步—实施—测评。她还强调在着手构建之前要思考创客空间与图书馆已有服务的区别,明确建设目标,找准定位,建设过程中以激发师生的创新能力为使命,将目标落到实处。张亚君等以美国首个提供创客空间的高校图书馆——DeLaMare科学与工程图书馆为研究对象,指出空间建设上要考虑经费与空间这两个重要的影响因素,要开展创客服务必须投入不菲的经费用于购买及维修各类价格较昂贵设备(常见设备的功能与价格见表2所示),仅是设备的放置就要占用不小的空间。

一个标配完整的创客空间,必须具备的资源和要素涉及五个方面:基础工具、入门项目、成功经验、充足资金和创客目录。另外,环境的塑造、服务对象的定位等内容都会制约空间的设置与发展。有研究者指出,在制定及实施创客空间构建计划时需要结合图书馆的实际情况与用户调查结果,从实体环境、虚拟环境和支持环境三个方面入手。孙建辉等强调了用户调研工作的重要性:要开展多种形式的调查研究,了解用户对于创客空间的诉求,按照他们的喜好来设计空间布局,对创客空间提供的服务项目、资源配置等做出符合其需求的最优策略。如何有效保证创客空间的持续运作是创建工作完成后又一个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当前,创客空间的运营模式大致分为三类:协作型、集中分布型和创业型。协作型创客空间最大的特点就是采取合作模式,与企业互惠共赢;集中分布型创客空间的工具、资源等通常由创办者统一保管,采取非合作或校内合作模式,图书馆有多个创客空间分布在各个院系;创业型创客空间则是自发式实践探索,改装闲置场地,缺点是资金来源有限。周晴怡在其硕士论文中细致地研究了美国9所高校图书馆的创客空间,依据参与者的不同特点,将它们进行了模式的划分,她谈到:“三种运营模式分类体现了丰富的社会关系,运营模式的不同决定了社会群体关系的不同”。

单思远与王焕景提出,可以尝试建立创客空间与高校课堂双向教学交互模式,将创客空间与课堂教学结合,或将部分传统课程移植于创客空间中,逐步使创客服务参与到教学设计环节中,两者相互交流、影响、带动,以培育出源源不断的创意项目。笔者认为,这两位学者提出的运营模式能增强创客空间的生命力,而将设计、手工类有关课程设置于创客空间中亦有助于空间内工具、设备功能的更好发挥。丁海容等认为,在当前高校图书馆逐步向社会大众开放的大背景下,创客空间可以成为其社会化服务的新路径。高校图书馆可以联系社区,根据所选社区经济发展的特点开设不同主题的创客空间,将场所布置于社区中,以减轻馆内空间紧张的压力。在设施的选购上,可以配备基础类或价格不太昂贵的中小型工具。创客空间可以成为高校图书馆社会化服务的新亮点,它不仅能够满足社会群体的学习、娱乐需求,还能刷新大众对图书馆价值的认识,扩大社会影响力。

2.3 物理空间设计

高校图书馆在设计创客空间的物理空间时需要对其未来创客服务的内容进行构思,从而对内部空间进行合理的功能分区。在设计规划过程中要遵循以人为本的原则,重点考虑本身馆舍面积、资金投入等约束条件,构建布局合理紧凑、功能分区明确、环境清爽美观的复合型空间。宋敏认为创客空间可以划分出四类功能区:制作娱乐区、会议研究区、成果展示区、休息区。她还指出,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创客空间建立在馆内或馆外,条件有限的学校可以借鉴美国阿伦郡图书馆的做法,与其他教育机构、企业组织合作,将创客空间设立在距离学校较近的地方,可以放置于工厂中,或是建设成独立建筑。  

2.4 质量评价指标体系制定

创客空间的构建与运营涉及物理空间、创客活动成员(创客与指导者)、硬件设施、经费投入、创客产品等诸方面内容,每一项内容对创客空间的服务质量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因此,依据这些内容构建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服务质量评价指标体系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与现实意义。柴源等以西安航空学院图书馆为例,通过发放问卷与个人访谈的调研形式,详细研究了创客空间的组成要素,制定了创客空间服务质量评价指标体系,该评价体系涵盖3个层面26个具体指标,研究得出了一个结论:大学生读者认为创客空间最重要的服务就是舒适的环境与资源提供,空间应提供足够的不同于一般电子资源的数字学习资源及相关设备。创客空间具有平等性、共享性、创造性、实践性等共性,但是,由于经费投入不等,物理空间大小各异,服务对象不同等因素,高校图书馆在提供创客服务时要突出重点,将重点服务囊括至指标体系的制定当中,于各个指标权重的分配上应当有所侧重,如以生产、维修类专业为主的专科院校图书馆,可以把创客产品视为重要指标。

2.5 馆员参与意愿与影响因素探讨

图书馆员的参与是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构建与运营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馆员本身就是创客,他还具备活动规划师、创客助手、设备管理者等多重身份。这些身份功能的发挥都需要建立在一个基本条件之上,那就是图书馆员愿意参与创客空间,成为空间的一员。

发达国家图书馆的实践经验表明,图书馆员的参与意愿会极大地影响创客空间的生命力,因此,对其参与意愿及意愿影响因素进行系统研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罗巧燕与朱军在借鉴国外既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应用扎根理论质化的研究方法,对江苏省5所高校的20名图书馆员开展了访谈。访谈结果发现,影响图书馆员创客空间参与意愿的因素包括参与态度、参与规范和参与知觉行为3个主范畴,其中参与态度包含基础知识、责任意识、效力感知、群体约束四个因素;参与规范包含舆论宣传、领导重视、政府态度、保障政策四个因素;参与知觉行为包含经济收益、便利程度、基础设施、执行力度四个因素。李小聪与王惠同样应用了扎根理论质化的研究方法,对22名高校图书馆员进行了调研,他们先是划分了内部及外部驱动因素,而后通过逐级编码与“故事线”的形式构建了馆员参与创客空间意愿影响因素模型(见图2),进一步探讨了各影响因素的作用关系和作用路径。

2.6 国内案例研究

对国内已有的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展开调研是目前学者们进行实证分析的又一个出发点。国内的案例研究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作为研究者的高校图书馆员从自己所任职的图书馆出发,列举本馆创客空间的具体涵盖内容,目的是给同行提供参考对象;还有一类是图书馆员在学习、访问了其他图书馆之后,细致地分析该馆创客空间的构建及运营模式,并结合自己工作馆的实际情况进行研究,吸取对方的优秀经验,为本馆创客空间的建设与创客服务的改进发挥参考价值。

曹芬芳以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上海海事大学图书馆、武汉大学图书馆的创客空间为调研对象,对空间创建时间、创建方式、服务内容、工具设时间等进行深入探讨,并指出其值得借鉴之处,如上海海事大学图书馆创客空间采用预约审核制,本校师生需有计划的约定,先到先得。

武汉大学图书馆创客空间鼓励学生主动参与创新实践活动,空间本身从室内装潢布置、文化饰品装饰、甜点饮料制作到运营和维护等,均由在校大学生自主设计和完成。

叶焕辉调研了天津大学图书馆长荣健豪文化创客空间和三峡大学图书馆大学生创客空间,前者为天津大学的师生提供了了解云印刷技术的途径,并推出了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创意与融资一体的自主服务平台。后者为三峡大学在校大学生提供低成本和开放式的创业平台,为创业者和投资者设立了交流场所。

3 总结

创客空间的引入,是高校图书馆信息共享化、知识产品化的实践体现,国内研究者就高校图书馆创客空间的价值意义、构建与运营、空间设计、经典案例等都进行了一定的探讨,研究层面逐渐深入化与系统化。

作为图书馆人,应顺应创客运动潮流,争取多方支持,充分利用已有的资源,结合本馆读者的实际需求,选择适宜的空间构建模式及运营流程,并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不断地调整与改进,以创客服务为图书馆事业的持续发展注入新活力。

(《图文资讯》2019年第2期 李龙)

相关文章

创客知识

Copyright © 2014-2019 mak-er.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协议| 帮助中心|